南京中航樾府会所—2014年照明周刊杯会所空间金奖

AVIC Nanjing FuYue Club

客户 Client:
南京峻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奖项 Awards:
照明周刊杯会所空间金奖
2012(已完成) / 南京江宁

一座婺源老宅,始建于1835~1840清朝道光年间。在原址上,这座老宅早已没落,风雨飘摇中渐渐腐朽。独具慧眼的开发企业将其整体搬迁至一个高级住宅项目的中心位置,定位为会所(国学堂),借助建筑师的智慧,使其重获新生。
为了最大的还原老宅原貌,建筑师将老宅的每一部件进行编号,运至新址后依照编号进行重建,对于腐朽或缺失部分,请到有经验的老工匠进行修复。同时,为了凸显老房子的古旧感觉,建筑师以青砖、玻璃、金属帘构建了一个简洁、具有现代建筑理念的围合结构,两部分内容就以这样具有戏剧冲突的方式共存下来。
灯光的设计上,也是从现代的部分介入,入口前厅的玻璃体的四周,在地面设计一圈暗藏的线性灯光,柔和的灯光充满玻璃体,仿佛整个建筑在泛出微微的光亮,漂浮在四周水池之上。迎面的服务台来自于太湖石的灵感,以铜浇筑而成,地面暗藏的线性灯光将金属太湖石的凹凸和质感清晰呈现出来,成就前厅部分的一个视觉中心。
循着前厅进入,伴随着脚面敲打地面金砖发出的沉稳声响,老房子的样貌一点点呈现。地面暗藏线性灯光由前厅延伸进来,将老房子四周墙面附着上灯光。墙面采用了蓝色丝绸包裹成传统青砖大小后砌筑而成,光滑平整的墙面如同人的肌肤一般,温润的灯光将这份充满灵性的状态准确呈现。被照亮的墙面形成老房子清晰的界面,同时这一精致的效果也与老房子主架构及大量木雕饰结构的粗砺形成鲜明对比。
作为已经历200多年岁月的老房子,那些分布于各处的精巧的木雕饰都是对于这份历史厚度和曾经荣耀的最佳诠释。但是,如果都以灯光照亮,会不会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博物馆,而非一个公共交流的空间平台。最终,我们在对空间流线、层次及视角的多方面分析后,选择“前厅-老房子户外平台出口”和“主牌匾-贵宾会客区”这两条轴线部分的木雕饰以灯光照亮。在两条轴线上,呈对称的分布着扁长形状的雕花板,将线性的LED灯具暗藏在雕花板下方的木梁之上,向上照射的光将雕花板上刻制的图案内容清晰表现出来,每一块板上都有各自主题的内容,被照亮后就如同电影回放一般,将老房子的曾经再次展现在眼前。对于两条轴线交汇之处,是整个老房子中木雕饰最高成就的体现,分布于四根木柱之上的圆雕木兽几乎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采用的相互照射的方式(将灯藏在兽身之后照向对面的木兽)让每一只木兽都似乎要腾空跃下。
同时,为了增加空间的层次,在地面嵌入小型的LED埋地灯向上照射轴线两侧的木柱子,这一效果与木雕饰相呼应,一上一下,很好的强化了轴线的感觉。尤其在“主牌匾-贵宾会客区”这一轴线上形成一定的仪式感,让整个空间似乎尊贵了一些。
轴线两侧是对应的休息区域,室内设计师有设计一些利用老旧木头雕就的装饰灯具来活跃空间气氛。但因为整个老房子有近10米的挑空,休息区域没有做天花吊顶设计,看起来有些空旷。设计师巧妙的在半空中增加了一层白色的膜结构,形成一个假天花,同时从顶部以投影方式,在膜结构上投射一些图案和视频。这一奇思妙想的做法,让原本看起来“迟暮”的空间有了“年轻”的活力,科技和传统也很奇妙的融合在一起。为呼应这部分方式,灯光设计师建议在空间内其它几处青砖墙面上投射固定的“蝴蝶”主题的图案,蝴蝶图案具有一定的动势,同时其对称的图形形态也非常符合这一传统空间的意境。
在这个项目中,对于自然光的考虑也成为一个重要的方面。老房子存在有两处顶部采光的位置,自然光以一定角度照射进来,形成两个类似天井的空间形态,非常具有传统空间的韵味。但问题在于自然光有时候很强烈,会与室内光线形成强烈的反差,会削弱空间内部的层次表现,还存在诸如刺眼、热量等一些问题。经过和室内设计师商议,在两处位置分别增加平行开合的遮光帘幕,帘幕的透光率大约在30~40%,这样既保证一部分自然光进来,又能使整体亮度得到控制。遗憾的是,原本设想的设置灯光感应装置来捕捉进光量,并安装和控制电动帘幕,借此达到自如控制自然光进入的方式,因为预算的原因未能实现。
在这个项目的灯光设计中,我们始终在以一种刻制的态度对待每一件物品,不做纯粹炫技似的表现。同时,我们也以多种形式的灯光手法,努力在传统和现代两种感受之间寻找到一种平衡,让所有进入到空间之内的人既可以体验到文化之间存在的差异,也能感受到因为灯光带来的共同的美好。